主页 > Q素生活 >《不到最后绝对不要说放弃!阿靖哥的马拉松》 >

《不到最后绝对不要说放弃!阿靖哥的马拉松》

2020-06-10

我在几年前之所以会知道「长野马拉松」这场赛事,是因为曾听过身为田径选手的朋友们在讨论它;那时候大概能了解长野马是属于「马拉松选手会特别去报名」的一场指标性赛事。据朋友们的说法:长野马赛道平坦、气候凉爽,很容易破PB,而且属于IAAF铜牌赛事,完赛成绩具有国际资格效力(可以此成绩报名波士顿马拉松等等),那时,我便引颈期盼着自己参加长野马拉松的那天到来。我在几年前之所以会知道「长野马拉松」这场赛事,是因为曾听过身为田径选手的朋友们在讨论它;那时候大概能了解长野马是属于「马拉松选手会特别去报名」的一场指标性赛事。据朋友们的说法:长野马赛道平坦、气候凉爽,很容易破PB,而且属于IAAF铜牌赛事,完赛成绩具有国际资格效力(可以此成绩报名波士顿马拉松等等),那时,我便引颈期盼着自己参加长野马拉松的那天到来。
「若能与这些世界级选手们跑在同一条赛道上,不知是多具有荣耀感的一刻啊?」
结果这愿望就在二○一五年第十七届长野马拉松被实现了!由于长野马每届都有非常多台湾跑者参赛(据说是继东京马拉松、那霸马拉松之后最多台湾人参加的日本赛事),大会找我去担任「来宾选手(Guest Runner)」一职;不但可以参赛,还可以跟那些世界级跑者一同赴宴、一同起跑。当我收到这个好消息后立即感到兴奋不已!没想到我的全马跑龄才两年,就可以实现参加长野马的愿望!但这愉悦感可维持没多久,在比赛日前半个月,我才突然意识到,长野马拉松的「大会关门时限是五小时」这件事。
在二○一五年之前,我的全马PB是在二○一三年的台北国际马拉松达成的,虽说是PB,但也是成绩颇差的四小时四十六分,之后每次马拉松的完赛时间大都落在五小时十分到五小时三十分之间。对于我这种「龟速跑者」来说,要在大会时限五小时内跑完四十二点一九五公里本来就是件困难事,更何况长野马比赛前几天我都在夏威夷出公差,而夏威夷与日本的时差高达十九个小时,能想见到时我的身体状况一定不会太好,要跑出好成绩更是困难。比赛前一个多星期,我发现自己的姓名与照片居然被印在大会宣传手册之中,与奥运马拉松银牌国手、一百公里超马世界纪录保持人等同样名列「来宾选手(Guest Runner)」。
「天啊!那要是我被关门不就丢脸死了吗?而且身为台湾代表,这还丢台湾人的脸啊⋯⋯」
就从那一天开始,我每天想到「长野马拉松」就紧张个半死,连身处于渡假天堂夏威夷也没办法轻鬆惬意。长野马比赛日前两天,我从夏威夷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抵达日本长野,希望能在短短的两天之内适应高达二十度的温差,以及十九个小时的时差。
比赛日当天早晨我来到起跑点的「长野运动公园」内暖身,这里风光明媚、樱花绽放,但我简直紧张到快要吐出来。应该是说,我确认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不好(还未调整好夏威夷的时差);若要能在大会时限五小时内完赛,真的得尽人事听天命。前一日我有特地到七年才「御开帐」一次(开放密佛分身让信众参拜)的「善光寺」祈愿,我把在善光寺求来的「佛足御守」护身符挂在背后号码布上,希望老天爷能祝福我顺利完跑,这可是我第一次为了跑马拉松而去「临时抱佛脚」。
起跑前我与其他来宾选手们纷纷上台向大家挥手致意,然后上午八点三十分一到,起跑鸣枪声响后,这大会时限五小时便就此开始倒数计时。由于长野马共有八个关门点,算是关门闸口很密集的赛事;所以我的策略是「前半马尽量在两小时左右跑完」让后半马的时间充裕一点,因为如果我前半马就用七分速的慢速配速跑,那后半马若后继无力(超过七分速)就完全没机会了。长野马的参赛跑者有一万人,在起跑时与东京马拉松一样採用号码布分区,号码布英文字母越前面的人就代表跑速越快、会较早起跑,这是大型马拉松赛事能让动线流畅、预防赛道「塞车」的好方法。因为身为来宾选手,我是站在起跑线第一排起跑的,一开始我与号码布开头B区的菁英跑者们跑在一起,但没想到过了短短十分钟之后,我身旁的跑者已经变成M区的了。
「原来这就是被所有人『海放』的感觉啊⋯⋯」我苦笑不已。
即使是M区的选手,还是一个接一个超越我,我的速度怎幺样都快不起来。更丢脸的是,因为我是来宾选手,所以我的号码布上印的并不是「号码」,而是「直接写着名字」。所以跑过我身边的跑者、路旁加油民众们都知道我是外国宾客!他们很热情地为我应援,但我却因为自己实在跑得太慢而觉得很丢脸;也因为无法好好回应别人的加油声而觉得很愧疚。
长野马的赛道坡度大致上都算平缓,风景更是美丽,放眼望去尽是黄澄澄的油菜花田还有粉红色的盛开桃花。更夸张的是,无论赛道行经都市还是乡间,两旁加油的民众全程没中断过!除此之外还有信州地区的乐仪队、太鼓表演,以及装扮成「真田一族」武将的甲冑队等等,着实令跑者们目不暇给。
或许是因为时间压力让我太过紧张,一直都有「脉搏性耳鸣」问题的我,居然因心跳过快,才跑不到十公里就产生了严重的耳鸣现象,耳鸣伴随着晕眩的感觉让我非常痛苦,但此时我的跑速已经超过七分速了,如果为了舒缓耳鸣而慢下脚步就随时有可能会被关门!我痛苦地撑到二十一公里左右的「中间点」,发现自己前半马的完成时间是两小时十六分,比我自己预期的目标大大落后了十几分钟!此时我更是心头一凉,想着:「完了完了,难道这次真的会被关门吗?」
怯弱的想法并没有让我的身体状况好转,反而加剧了紧张感,耳鸣也更甚严重。跑到三十六公里左右,我已经开始用步行的了,当下我不争气地哭了起来,心中充满懊悔。我觉得我对不起一路上替我加油的民众与跑者,还有在网路上从台湾替我隔海应援的网友们。就在此时,我看到身边经过一群庞大的队伍,原来是配速员衣笠明宏教练带领的五小时完赛组!我马上加入他们的行列之中,以六分半速撑到了三十八公里,却又因体力不支而再度脱队步行。
记得在起跑之前,太阳是很强烈的,但起跑后全程却都转变为舒适的阴天,平均气温十五度,是跑起步来最舒服、最容易破PB的天气。
「老天爷已经很照顾我了,被关门真的是因为我自己没有用。」我丧气地对自己说着,然后又嚎啕大哭,泪水完全止不住,就在如此低落的情绪之下,我通过了最后一个位于四十一点四公里处的关门点,我看了一下自己的GPS手錶,发现若要在五小时内完跑,就必须以六分速之内跑完这最后一公里,但当时我的身体状况极差,要跑出五分速几乎是不可能。
「妈的!都只剩一公里了!我真的对不起大家。」我开始狂飙髒话,心中涌出一股巨大的不甘心。就在这一瞬间,我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位白髮苍苍的老人跑者,不知为何他的号码布是金色的?他踏着稳健的步伐,转回头对我说:「大丈夫!Follow Me!」此时我心中响起一个声音:
「大不了冲过终点就昏倒!」
是啊!冲过终点就昏倒,也比因剩下一公里而懊悔的好!我靠着意志力提起步伐狂奔,但因为耳鸣造成的晕眩与视线模糊,我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跟上那位老先生,总之我就是狂冲、死命地狂冲!
最后几公尺,我跑进长野奥运场馆,瞥见身旁的学生们大声且热情地喊着加油,当我通过终点线时,大会计时器写着四小时五十八分五十九秒。天啊!我做到了!我在大会时限一分钟又零一秒之前完成了长野马拉松!
当工作人员替我披上了完跑毛巾、挂上完跑奖牌后我简直泣不成声,还数度回头向终点线九十度大鞠躬,我真心充满感谢,感谢每一位替我加油的人。此时大会主持人广播说到「恭喜所有的来宾跑者都回来了!」;然后开始倒数计时。我与高桥尚子、西谷绫子、尾崎好美、WAINAINA Eric选手一起在终点线前等待最后一位完跑的跑者,当那位跑者进入场馆后,高桥尚子便立刻跑上前去拉着他的手一起通过终点线;然后举手庆祝大会圆满完赛!
继二○一三年名古屋女子马拉松的初马后,我好久没有在跑完全马后如此感动落泪了,虽然因为身体状况不佳,跑起来的过程非常痛苦,但这次的经验却让我了解一个重要道理:「不到最后绝对不要说放弃!」
旅跑.日本:欧阳靖写给大家的跑步旅游书
Travel Running!
作者: 欧阳靖
绘者:Fanyu
出版社:大块文化

《不到最后绝对不要说放弃!阿靖哥的马拉松》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

 



上一篇: 下一篇:

西双版纳,这个被当地傣族喻为「猛巴拉娜西」,意思就是「理想而神奇的乐土」,为中国一处十分闻名的旅游胜

国外售价:120万英镑中国售价:4700万人民币 全球数量:77辆    文中主角虽然并不是本次Un

之前擅长于打造竞速赛艇的北美Cigarette Racing曾与改装品牌AMG合作,推出以M-BEN

豪华的 PINNACLE 系列将再添新款,这回带来 “Air Jordan 1 Low PINN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