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生活卡 >《下女的诱惑》:绅士阅读俱乐部的女孩胜利 >

《下女的诱惑》:绅士阅读俱乐部的女孩胜利

2020-06-10

《下女的诱惑》(TheHandmaiden,2016)故事时间设定在朝鲜日治时期,由日本军人行军开场,故事以偷儿贯穿日本、朝鲜言语文化的矛盾,同时也充斥了欧式文化的衣着和陈设,于是华丽的洋装在片中的不断登场,还有那衣服底下的皮相也是,美得让人忘记提防那角色中各怀鬼胎的盘算,也美得让人忘记了其实我们台湾跟韩国一样,都曾走过这一遭,都曾经被设立了总督府。

国族暗示

不过我们可能走出戏院却只记得舌头舔舐的画面。也就是因此,如果电影是一幅画,那时代背景就是第一层底色,是最重要但却不为人所见的一抹颜色。《下女的诱惑》故事轮廓取材于讲述英国维多利亚时代伦敦市的小说《荆棘之城》(Fingersmith)。而经由朴赞郁改编之后,硬生生地让故事时代脱欧入亚,定调在朝鲜日治时期,除了让电影工作留在韩国之外,其中也有很多导演想要触及的符号与隐喻。

全片瀰漫学者福泽谕吉的日本「脱亚入欧」学说,华丽的西式楼景以及礼服乃至于西装一切是那幺的合理,让不合理的暗黑、扭曲人性洞察,字正又腔圆地,一次又一次地建立在日语优势而朝鲜语粗俗的设定之上。1930年以降,日本宣称「日鲜同祖」而向朝鲜人灌输日本精神的同化政策,这也体现在《下女的诱惑》剧情中,讲求纯正日语朗读的「绅士读本俱乐部」,导演刻意让这方面的高档消遣跟扭曲、变态的价值观绑定,一方面型塑了老爷角色的人格特质,也揭开了贯穿电影的重要说书的实质内涵,正是那「老头子的小小消遣跟乐趣」。

《下女的诱惑》:绅士阅读俱乐部的女孩胜利

完美对称的阶级

《下女的诱惑》中,四个人以三段不一样的视角一次次瓦解观影人对于故事的理解,让每一次对故事的理解都被重新设定,类似的经典可以参照让观众自己不断的推翻自己的电影《野东西》(WildThings,1998)。

而下女之所以为「下」女,上下阶级关係的描述也可以预见,这也正是朴赞郁擅长处理的权力结构翻转,在他的电影《原罪犯》(OldBoy,2003)中正是从一个情报、武器都阙如,被关了十年的一个快疯掉的人,这般的弱势角色来开展复仇的故事。他监製的《末日列车》(Snowpiercer,2013)更是直接从最恶劣的车厢杀到头等舱。

而《下女的诱惑》却在阶级翻转上让人出乎意料,原因是当所有观众都以为故事要翻转社经阶级(富人与偷儿),但是看到后来才发现故事要翻转不是别的,而是性别与爱情。

《下女的诱惑》:绅士阅读俱乐部的女孩胜利

性爱束缚

「女同志电影」并不是《下女的诱惑》的全部模样。单就性爱场面论之,即便是蕾雅瑟杜(LéaHélèneSeydoux)在《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ThelifeofAdele,2013)的十分多钟性爱演出,由男性导演调度,仍免不了沙文式的A片观点摄製。朴赞郁在女体与女体之间,用尽了一切事物作为阳具的延伸,无论是舌头,或是顶针套、棒棒糖、银铃铛⋯⋯不厌其烦地如《原罪犯》中拿到什幺器具工具都可以打斗一般。朴赞郁毫不避讳引起情慾,他以纯然男性情慾的角度出发,让他们在男性观点下做爱。无论是舌头正要往跨间招呼的那一个踌躇(还有主观镜头),又或是把拇指放进小姐嘴巴里磨蹭的,那种忘了时间流逝的柔软,但是皮肤却是仍旧记得冒出了汗珠,都是如此。

擅长使用演员舌头的朴赞郁,也爱用隐喻折磨观众情绪。无论是在这故事中经常黑压压的老爷舌头,因为喜爱笔墨和色情朗读而用舌头触碰了毛笔尖,或是在两位女主角对手戏中,用最柔软的部分,有意无意的都让人记忆深刻,观影人在片尾还保有这份快感和柔软的时候,此时,偏偏朴赞郁就是要用刑具将你的柔软瞬间阉割,那刑处男主角的戏中,如同切下阳具一般的切下了符号,对比在繁星底下正在碰铃铛的女子们,正式宣告,宣告女孩们的真正胜利。



上一篇: 下一篇:

ViewSonic 有鉴于未来无边框IPS 液晶显示器将成为下一世代之新趋势,领先发表全新 Full

在消费者越来越讲求一次到位的多功能3C产品时代,市场上能够同时符合创新时尚外观、功能配备齐全及维护健

ViewSonic 为更贴近玩家使用需求,投入许多心力及研发多项独创技术已符合电竞玩家高品质期待,今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赛盛事开打在即,今年的世足赛採高画质 Full HD 讯号传输,所有狂热足球迷无